主页 > C烛生活 >咖啡+洗衣店,「喫茶洗衣」在东京展开一场社区空间革命 >

咖啡+洗衣店,「喫茶洗衣」在东京展开一场社区空间革命

时间:2020-06-25 来源: C烛生活 点赞: 719

欧美盛行多年的咖啡店加洗衣店的複合式服务,让等待衣服的客人不再埋头手机,而是与在同空间的陌生人一起享用一杯香醇的咖啡,这样的风潮逐渐扩展到各国与各大城市。

位于东京住宅区的「喫茶ランドリー(喫茶洗衣)」,2018年1月才刚开幕,主人大西正纪与社区的居民便将空间玩得超乎常人想像。

打开两面的门后,为社区带来改变

喫茶ランドリー位于建物边角,乍看是间文青咖啡馆,两边敞开,让视觉穿透,从哪边都能进到店中,店里深处的一个空间有六台洗衣机。有趣的是,在这里洗衣服不是自助投币,而是要走到柜檯兑换代币才能使用。

在这个社区住了十五年,原本在大公司担任建筑製图的大西正纪,两年多前想着:「我再怎幺画图也无法改变社会吧?」因此决定出来创业。

他选定社区这栋有五十五年历史的老房子的一楼,思考着要做些什幺事时,回想起在丹麦哥本哈根看到的咖啡店複合洗衣店中,有婴儿、老人,也有穿着髒兮兮衣服的人在里面,他觉得这样的空间实在太有趣了,决定在这栋建物的一楼複製一家店;又想,既然有了洗衣房,既然来这洗衣做家事了,那就再摆个缝纫机吧!

任何人乍看到这样不太自助的自助洗衣店加咖啡店,桌上又有缝纫机,大概会觉得这真是个怪地方,因为日本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空间,大西正纪自嘲。也因此为了吸引社区民众前来,刚开店时他送出不少咖啡,欢迎大家来认识这个空间。

而他的「社会实验」,慢慢有了反应。缝纫机放了几週后,有社区妈妈跑来问:「我可以借缝纫机吗?」接着就开始在洗衣房中教儿子看说明书,用起缝纫机;再过一週,妈妈拿着先生的衬衫来,开始烫起衣服,也做起儿子幼稚园的包包。

大西正纪问她为什幺想来「做家事」?妈妈回应:「这在家做也可以,但在这边有很多人,气氛比较好。」后来也有人跑来问可否借桌子一週,接着就开始在铁桌上画东西,等着社区附近的人加入一起做作品;慢慢有人聚集后,大家七嘴八舌来旁边指导要多画些什幺。

跟一般人的逻辑不太一样,大西正纪有点搞笑地说:「日本空间较小,大家来这里做东西,就不会把家里弄髒了。」但实际上,大西正纪想:「家事是生活的一部分。而人类的历史上,不都是在河边,大家一起洗澡、洗衣服吗?很多事情是以前大家一起做,但现在却自己关在家里。」他想做的是回归过去「分享」的社区氛围。

咖啡+洗衣店,「喫茶洗衣」在东京展开一场社区空间革命
店主大西正纪分享喫茶ランドリー这半年开幕以来,因开放空间而发生的各种「实验」。
开放空间、驰骋想像,社区更活泼了

慢慢的,喫茶ランドリー发生了许多有趣的故事。有一群妈妈一起借大桌子揉麵团,大西正纪问她们:「我这边没烤箱耶?」一位住在十步距离外的妈妈说:「没关係,可以到我家烤。」

还有人带着电子琴来,说要让小朋友在午休时唱歌,形成一群小朋友在店里唱着〈麵包超人〉,旁边桌子就是上班族在吃中餐的奇怪景象,「我看上班族们好像也没有觉得被吵到。」大西正纪笑说。

也有阿公、阿嬷来这边唱着昭和时代的歌谣,阿嬷们也会来这边打毛线,「在星巴克打毛线很奇怪;在附近家庭餐厅里打,也很奇怪;在社区活动中心打,不奇怪但没什幺味道,在这里打却不奇怪。」柜台前展示架上卖的东西,大部分也是当地社区民众的作品,例如一组可爱的布面磁铁,就出自于附近5、60岁阿姨的巧手。

在这里发生的事,呼应着外头招牌上写的:「不管是什幺人都能自由自在。」大西正纪希望,从0-100岁都可以自由地使用这个空间。

大西正纪说,这里从来没有计画过任何活动,就是看社区民众想来做什幺,「然后就会有怪事发生(笑)。」目前最奇怪的活动是,有居民来问可不可以烤肉,「我真的愣住想了几秒,然后就说『好呀』。」他点头说。

这样的空间最重要的要件不一定是宽敞,更重要的是一楼空间的「开放」。他说明,从外头一眼就可以看到店内发生的事情,看到小婴儿,经过的其他妈妈们就会想,「有小婴儿啊,那我下次也可以来。」阿公、阿嬷在里面,社区其他经过的阿公、阿嬷也会想下次可以进来看看。

喫茶ランドリー也吸引了附近的妈妈来工作,大西正纪希望伙伴自己决定做什幺,不像外面穿着便利商店制服而有很多的规则与SOP,「就让她以『自己』的身分来工作。」妈妈可能擅长料理,就让她来做;看到别人家的小孩哭,伙伴就很自然去帮忙哄小孩。

咖啡+洗衣店,「喫茶洗衣」在东京展开一场社区空间革命
喫茶ランドリー的招牌上写着「任何人都可以在此轻鬆自在」,吸引许多社区居民来到空间互动、交流。

「在日本,介入旁人家事是不常见的情况,但社会多一点关心是好的。」大西正纪认为,社区居民甚至不一定要进来,但开放空间,店员、客人随时能看到外头街道上走动的居民,「那就跟他们打声招呼吧!」

才刚开幕五个月,大西政纪跟伙伴累趴了,因此,他们让咖啡店的工作变得简单,像是饮料、餐点简单化,花更多时间与社区的居民互动。在收支上,虽然辛苦但还能维持平衡,以东京物价来说,一杯饮料450日圆应该还算是铜板价;若真想租借部分场地,一小时1,500日圆也是社区居民还可负担的价格,目的就是欢迎社区民众都能来喫茶ランドリー翻玩空间的可能性。

除了喫茶ランドリー外,大西正纪的另一个工作是协助改造一楼空间(他的小办公桌就在喫茶ランドリー的一角,偶尔时常有阿公、阿嬷跑来看他在做什幺。),最近,连市公所都来请他协助改造一楼空间,希望增加社区居民的可近性。

在东京,或许一场社区空间的革命即将展开。


大家都在看

相关内容

猜你喜欢

申博官网开户注册|寻求生活真谛|最新房产资讯|汇集了海量信息|网站地图 申博sunet 申博sunbet娱乐在